这才是我,一个真实的夜场姑娘

在很多人眼里,夜场的姑娘都不是正经人家姑娘,靠陪酒、陪笑换来金钱。

但知道这样一个姑娘:她没有什么名贵的衣服,下班以后的衣服是淘宝上最普通的那种,她也没有奢侈品,平时用的包,根本就叫不出牌子来,化妆品也都是杂牌。她很少花钱,尽管她每个月万把多的收入,但除了必要的房租、伙食以及日常用品费用之外,其他的钱都寄回了家。

她朴素得让人心疼。但她却不是特例,无数的夜场姑娘都像她一样,拿着高收入,却过着最简单,最朴素的生活。

所谓三百六十五行,但若不是生活之累,谁有愿意做这行?

夜场的姑娘把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美丽的岁月留在了充满着纸醉金迷的夜场之中,得不到应有的宠溺、没有相知相守的怜爱,每天超过白班女孩更多的工作时间,忍受着化妆品的伤害、酗酒与熬夜带来的病痛,所有的付出,只不过是为了让家里人和自己过得更好一些。

有一个姑娘做了三个月的夜场之后,情绪失控,如果不是那晚我恰好问她在不在场子上班,也许她就愚蠢地自杀了。

而她失控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一个有家室,时常在夜场玩的客人。

夜场姑娘明知要拒绝诱惑,却每天都面对着无数的诱惑,明知道要逢场作戏,却忍不住情意萌动。

能消费起夜场的男人,通常都是聪明的,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这样的男人恰恰又是最吸引女孩的。可对于他们来说,夜店只不过是娱乐的场所,哪怕是一分的真感情,也不会轻易的投入。

这就成了夜场姑娘们悲伤的源头。

我数不过来有多少夜场的姑娘因为感情痛苦过,失望过,哭过闹过崩溃过,但无论她们付出多少真心,爱情,仍是夜场姑娘最奢侈,最难获得的东西。

仅仅只是因为她们在最复杂的圈子里,却渴望拥有一份最简单的感情。

夜场无真爱。

这是一句每个夜场姑娘都明白,却又总是会忘记的真理。

我们所看见的夜场姑娘从来都是光鲜亮丽,娇媚性感,如同一个魅惑的妖精。

但我们看不见的却是深夜回家,抱着枕头在沙发哭到站不起来的妖精,我们看不见的是宿醉醒来,浑身青紫却记不起来怎么摔倒的妖精,我们看不见的是因为酒精,日愈走样的身材和时常被胃病折磨得痛哭的妖精,我们看不见的是妖精们笑容背后的痛楚,坚强之后的脆弱,下班之后的寂寞。

每一个妖精都有一个梦想,梦想着自己拥有一个窝,有三五个知心的朋友,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能到处去逛逛,看一看不一样的景色,能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不因为钱的多少,而在于自己开心。

但这个梦想却是那么的遥远。

遥远到连想都不敢去想,也许只有偶尔的梦里,才会记起一些零碎的片段。

晚上和一个夜场姑娘聊天。

她说她艺校毕业就出来做夜场,从一个单纯的女孩变成了其他人眼中随便的女人,从一个内向的女孩变成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为了业绩的女人,从一个渴望拥有友情和爱情的女孩变成了连闺蜜都会猜疑的女人,从一个没有不良嗜好的女孩变成了抽烟喝酒爆粗口的女人,从一个自己都喜欢的女孩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厌恶的女人。

她说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说这是被狗日的人生。

我听完她的诉说,问她,你明天还会做夜场吗?

她想了想,苦笑地摇了摇头,说:怎么能不做,家里的父亲还瘫痪在床上,弟弟初中毕业,一个月也就两千多。

这也许不仅仅只是她的悲伤,还是大部分夜店姑娘的悲伤。

我并不愿意写“如果你到夜场去玩,请对夜场姑娘好一点”这类的话语,因为我相信夜场姑娘既然选择了这行,就不需要怜悯。

我只是忽然想写一个关于夜场姑娘的段子而已。

夜店论坛,发布国内各大夜场信息,带你走进夜场生活,打造夜场之家,让我们对夜店不在陌生,我们会带你一探夜店的究竟,解读帅哥美女的夜场生活。